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领导讲话
张俊芳:行政审批权不能一放了之
发布于:2014-11-18 打印本页 字体 :
        近年来,国务院大力推进“简政放权”,取消和下放了大批行政审批事项,给予地方和经济活动主体更多自主权。然而改革实践一再证明,要把简政放权落到实处,后续监管必须跟上。否则,有关部门必然想尽办法把住审批权不放;下放后的审批权仍可能是一只“闲不住的手”,甚至成为寻租工具。

  重下放、轻监管,重权力、轻责任。部分职能部门认为行政审批权的下放就是权力的下移,权力下放后监管责任在基层而不在自身,从而在实际工作中忽视对基层的指导和监督,甚至对后续监管工作漠不关心。部分基层部门把审批权下放简单理解为审批业务的增多和审批权力的增加,没有认识到权力下放背后的责任。

  监管责任不明确,“事”放“权”未放。由于没有从制度上明确各级业务主管部门之间的监管职责权限,容易出现逃避责任和推诿扯皮的问题。一些部门权力过于集中,同时承担审批、执行、监督、评价职能。部分上级部门只将受理权下放到基层,实质审批权并没有下放,导致最终审批权依然留在上级部门,而审批后的监管职责由基层部门承担,权限下放与监管责任不够匹配。同一审批事项在不同系统间下放不同步,加之不同部门间技术衔接薄弱、信息沟通不顺畅,容易产生事实上的监管真空。

  没能真正有效监管。当前,一些基层由于行政审批权下放,审批业务大量增加,工作压力加大,很难安排足够人力进行审批之后的监管工作。一些审批事项专业性较强,基层部门的审批人员对新增业务不够熟练,业务能力不能完全适应审批业务的要求。行政审批部门之间工作关联强,但实际联动性弱,联合监管机制不顺畅,难以实现有效的监管。

  为此建议,要全面把握审批制度改革的意义,不可“一哄而放”,甚至“为放而放”。深化审批制度改革是简政放权,正确履行政府职能的必然要求,其根本目的是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要求,最大限度地减少政府对于经济活动的不必要干预,最大程度地释放市场潜能,激发市场活力。因此,对于现有行政审批事项要分门别类进行研究,要按照“市场优先”的原则,对市场机制可以自行解决的事项,取消行政审批;对于多部门、多层级审批的事项,要整合简化;对于基层能够管住和管好的事项,要下放。不可不加分析、只是简单效仿,“上放下也放”,盲目在下放数量上攀比,,甚至只放“边角料”,不放实质权。

  提高后续监管能力。审批制度改革的实质是转变社会治理方式,转变“重审批、轻监管”的传统管理模式,在取消、简化、下放行政审批事项的同时,全面加强事中、事后监管,两者同步实施,相辅相成。千万不可将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作为推卸责任的手段,一放了之。要加强对审批人员的监管风险和廉政风险教育,提高审批人员的责任意识和廉政意识。定期组织法规政策指导和业务培训,使审批人员全面掌握相关审批政策,正确行使审批权。

  加强后续监管制度建设。建立行政审批责任追究制,对不按规定的条件、程序进行审批甚至滥用职权、徇私舞弊,以及由于只审批不监督或者监督不力造成严重后果的,要追究相关责任人员的责任。防止行政审批权取消和下放后“借尸还魂”,杜绝某些本已被取消的行政审批事项经过“包装”卷土重来。建立行政审批标准化体系,积极推进行政审批规范化管理,保障审批权力运行的规范化和透明化,利用信息技术,实现监督权外移,打造立体式后续监管体系。此外,还要进一步完善行政审批听证制度,引入行政审批绩效评估制度和责任追究制度,增强地方政府责任意识,强化后续监管,保证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权真正服务于科学发展。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民进天津市委会主委)

(来源:团结报)

上一条:张俊芳主委在参政议政工作会议上的讲话(2014年12月26日) 下一条:张俊芳:无限追思 缅怀雷老








访

×